退圈中

期待再见的那一天
这周天回去补上艾特之后,我就正式退圈了,这个号也不会发表任何文章了。

最后,我有几句话想说。

首先,对之前喜欢我文章的小伙伴说声抱歉,也对被我影响心情的太太们说声抱歉。刚刚入圈就犯这种错误的确不对,我也为之前因为鲁莽所做过的事情和说过的话表示抱歉。

盗取别人劳动成果这种事当然很可耻,是任何理由都无法开脱的。所以我会用很长一段时间来反省,学习,警示自己,直到我有资格再拿起笔。

以上。

道歉声明

大家好,今天我对自己在2016年6月5日发表的同人文【REV双子设定】论吃醋这件事copy其他太太词句和撞梗一事做出道歉声明。 @滴滴打狗  @丧尸源Legion 

1.首先。我先检讨自己的行为,是我疏忽了版权问题,感谢各位太太的告知以便我能及时改正。我不应该在阅读了其他文手的文后把他人的劳动成果和文字擅自用到自己的文里面,下面我会一一列出。另外希望大家以此为戒,不再跟我一样犯同样的错误。

2.接下来我会列举出当时我写文的时候copy的部分。

一:我对pacifica的描写借鉴了在博主滴滴打狗发表的文章《pretty girls》里面把女孩儿描写成黄鹂鸟的想法。

二:照搬了博主丧尸源Legion发表的文章《up in flames》里面双子关于我恨你的对话。

三:最后关于Mabel流泪的部分我在写文之前有从丧尸源Legion的《up in flames》里找到灵感,并且也直接这样写了,还有dipper撞到花瓶的部分。

四:对dipper的描写照搬了博主滴滴打狗《偷窥事件》——“身体发育到可以初见男子气概”

五:对Mabel的一部分描写时照搬博了主滴滴打狗所描写的“Mabel在夜晚造访重力泉人们的梦境”

六:博主滴滴打狗对Mabel的描写是“倨傲与不屑”而我对此的描写是“傲慢与不屑”

3.最后对被我打扰到的文手太太表示抱歉,copy别人的心血这种事情真的很过分,我已经吸取教训以后会坚决不再做的,也希望大家不要跟我一样做出侵犯他人的事情,也尽量避免撞梗而引起一系列不愉快的事情。

2016.7.3

【黑童话】小红帽的故事

cp:大灰狼Dipper×小红帽Mabel

cp向请注意!!!!角色ooc请注意!!!!主角双双黑化请注意!!!!

以上都没问题?那么请食用愉快!

另,谢谢 @香菇香_aki的图,爱你!

Little Red Riding Hood

 

今天,我们来讲讲小红帽的故事。

 

请不要急着走开,我敢肯定这跟你们往常听到的版本很不一样。

 

很好,看起来你感兴趣了?那么,故事开始咯。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名为重力泉小镇里,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她大概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婴儿肥的小脸蛋红扑扑的,还总是带着花蜜一样甜美的笑容,小镇里的人都很喜欢她。

 

但最溺爱这女孩儿的,还要属她的两个叔公,基本上是她要什么就给什么,衣食无缺。有一次,叔公Ford从城里带回来了一顶丝绒做的小红帽,戴在女孩儿的头上正合适,而且更衬的她肤如白雪,真是可爱极了,她简直是爱不释手。

 

从此,小女孩便再也不愿意戴其他的帽子,于是大家便都亲切地叫她——“小红帽”。

 

一天,叔公 Stan把小红帽叫到跟前,“Come here,kid。这里有一片蛋糕和一瓶酒,你一会儿给Stanford那书呆子送过去,这老家伙要是天天搞试验饿死了我可懒得帮他收尸。”

 

小红帽接过Stan递过来的竹篮子,悄悄地笑了。她的两个叔公总是吵架,但她心里清楚,他们其实可关心对方了,但总是碍着面子不愿意说。

 

小红帽出门前,叔公Stan还特意叮嘱过她——“在路上要好好走,不要跑,也不要离开大路,否则你会摔跤。到Stanford家后,不要一进屋就东看西瞅,更不要一不小心碰倒那家伙的各种仪器,不然那个科学狂人肯定会发疯的。”

 

“我会小心的。”小红帽笑着对叔公说,他们还拉勾勾作为保证。

 

Stanford家住在小镇深处的森林里,离Stanley和小红帽住的神秘小屋有很长一段路。贪玩的小红帽当然不会像Stanley所说的那样规规矩矩地走大路,她像只调皮小兔子一样窜来窜去,一会儿停下来摘摘花,一会儿跑进树林里看松鼠搬松果,一会儿又在水坑里和青蛙一起蹦蹦跳跳。

 

很快,小红帽便在茂密的森林里迷失了方向——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碰见了那头狼。

 

灰狼Dipper自认为是头很有道德心的狼。

 

他跟和同龄的狼人族少年可不一样,从来不会跑进别人家里偷鸡吃。他更不会遵循野兽的本能一样去肆意地屠杀人类吃,哪怕他很清楚那种皮肤光滑、没有大耳朵和尾巴的种族味道吃起来真的很好。不过这是有原因的。

 

比起跟狼群一起扎堆生活,Dipper似乎更喜欢独自一个人在森林里搞研究。他总是会小心翼翼地躲起来——因为他害怕自己尖利无比的牙齿和爪子、还有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会吓到别人。如果实在饿的不行了,他就抓几只野兔或者野鸡吃。

 

日子一天天这样过着,虽然孤独,但也还不算太差。

 

直到那一天,他碰见了在森林里迷路的小红帽。

 

“你好,狼先生。”小红帽不觉得自己面前的灰狼少年是坏家伙,所以一点也不怕他。

 

“你好,小女孩。”Dipper有些奇怪,因为他本以为人们见到自己一定会尖叫着逃跑。

 

“你不怕我吗?”灰狼问。

 

“不怕。”小红帽咯咯地笑着,“如果你要是想吃我,早就扑过来啦,而不是在这里跟我说话。而且只有有礼貌的狼才会给我打招呼不是吗?”

 

“呃……也是哦。”Dipper抓了抓自己的发尾,他找不到反驳她的理由。

 

“天啊,我才发现你的耳朵原来有那么大啊,灰灰的,还长了好多毛!不像我的,那么迷你,就像个小木耳。”小红帽摸了摸自己的人类耳朵,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色。不过很快,她又重新变得开心起来,“Wow,你还有爪子和尾巴,这可真酷!之前我只在叔公给我买的书里见过诶!”

 

灰狼Dipper伸出一只手无奈地扶住了额头,小红帽一连串的、像炮弹一样的话让他不知道如何去回应。

 

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准备离开狼群时,族长叮嘱过让他千万小心人类的话。

 

这种叽叽喳喳又矮小的生物真的像那老头说的那么可怕吗。

 

“狼先生,你手里拿着的那个破铁盒子是什么啊。”小红帽仰起头天真地问。

 

“这叫晶体探测器。”Dipper摇了摇手中的仪器说。

 

听到灰狼的话,小红帽睁大了眼睛,嘴巴惊奇地半张着,容貌配合着表情真是可爱得一塌糊涂,“没想到你跟我叔公一样,喜欢这些跟科学有关的东西啊。不过我叔公是个小气鬼,他总是说这些太危险,摸都不让我摸……”

 

小红帽委屈地瘪着嘴,看上去可怜又可爱。

 

Dipper感觉自己心一软,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他竟然大方地把自己花了好长时间才捣鼓出来的仪器递给那个才见面不到十分钟的人类女孩,“你要想玩我可以借给你啊。”

 

“真的吗?”小红帽闪着星星眼。

 

“可以啊。”

 

看着女孩期待的眼神,灰狼Dipper实在做不到狠下心拒绝,他属于人类的脸上浮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红晕。

 

“谢谢你狼先生!你真是个大好人!”小红帽开心地张开双臂向Dipper奔了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看着怀中的少女,Dipper突然觉得这个一脸傻样的人类女孩好像比刚开始要可爱多了。

 

“人类女孩,你来这里干什么?”狼族少年有些担忧地看着快要落山的太阳,“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很不安全的。”虽然身为吃人不眨眼的狼族的后代他并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我是去给我叔公送东西吃的的,可是我现在迷路了。”小红帽突然意识到自己还身有任务,她变得慌张起来。

 

“你叔公住在哪儿?”Dipper决定送她一程,不过这么做的原因是他对这森林的地形了如指掌,才不是因为他开始担心这小丫头的安全了呢!

 

“进了林子还有一段路呢。他的房子就在三棵大橡树下,低处围着核桃树篱笆。你那么聪明,肯定知道的吧。”小红帽相信她的狼先生一定无所不知。

 

“嗯,我确实知道。”

 

Dipper觉得被人崇拜的感觉真好。

 

大灰狼把小红帽安全地护送到了她的叔公家。一路上他们聊了很多,Dipper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在一天之内说过那么多的话,他甚至开始希望这条通往小屋的路变得长一点,再长一点。

 

“所以,你觉得我们算是那个,嗯……你们人类常常说的……‘朋友’吗?”

临别前,大灰狼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在食肉动物的世界里,不存在友情这种东西,他们只有不断地竞争、厮杀、掠食,才能保全自己在食物链里的地位。

 

 “当然啦。”小红帽向他挥了挥手,她开心地笑着说:“我们当然是朋友!不仅是普通朋友,我们还要成为好朋友哦!——对啦,狼先生,以后就请叫我Mabel吧!”

 

“Mabel。”

 

Dipper在心里反复地念着这个词——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就跟它的主人一样可爱。

 

自从那天认识以后,小红帽每星期都会跑出来,借着给叔公送吃的为由跑去跟她的狼先生见面,他们度过了很美好的时光。

 

Dipper喜欢带着小红帽去认识藏在山洞里的各种各样好看的矿物和晶体,他耐心地告诉她它们的名字,然后满足地享受着女孩的惊叹声和崇拜的目光。

 

作为回报,小红帽也带着大灰狼在森林四处玩——他们一起在大大的芭蕉叶下面躲雨;一起用浆果和花朵装饰偶然遇见的小鹿的鹿角;一起用树藤造了个秋千,然后因为不结实的原因,双双摔了个狗啃泥。

 

慢慢地,大灰狼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人类女孩——他喜欢看着她笑,这让他觉得自己暂时脱离了那些跟着族人一起四处掠夺的日子。他那颗属于野兽的心脏在慢慢地被软化、变得柔和起来。

 

让Dipper难以相信的是,他甚至开始试着去了解人类的世界。

 

这样说起来,他第一次吃到那个名为“巧克力”的食物,就是她带给他的。

“好吃吗?”小红帽托着腮,期待地看着Dipper。

“不好吃。”他舔掉了嘴边残留的一点,皱着眉头说:“甜甜的,还粘糊糊的。我们狼是肉食动物,只爱吃肉。”

 

“啊对了,说到吃肉!”小红帽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她好奇地问:“Dipper,我知道你一直是头好狼,可是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要吃人吗,哪怕是一点点?”

 

她弯曲着自己的食指和大拇指,以此来代表“一点点”。

 

闻言,狼族少年皱了皱眉头,他抱着臂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非常认真地说:“这个嘛……我还真没想过,首先野兔的味道就很好啊,我干嘛一定要费那个劲去杀人吃呢?况且,我觉得吃掉一个活生生的人……呃怎么说,感觉怪怪的,那种和你吃掉的东西真正融为一体的感觉,其他动物还好,如果是会说话有思维的人类……那实在是很奇怪诶。”

 

“所以……我能不能这么理解,对你们狼族来说,吃掉一个人就意味着和那个人合二为一,然后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了吗?”小红帽盯着Dipper漂亮的狼眼,若有所思地问。

 

“呃……可以这么说,虽然不是你们人类爱情观里常说的‘身心结合’、‘神魂合一’,但也差不多了吧。毕竟吃掉就意味着你的一部分变成我的一部分了啊,也许你不能理解,但这是我们狼族独特的美学。”Dipper仰起头,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笑容。虽然他自认为已经脱离了狼族,但这种种族荣誉感还是非常强烈的。

 

“哦……这样啊。”

 

原来对狼来说,吃掉才算真正在一起啊。

 

不知道为什么,在三观被刷新的同时,小红帽突然觉得人类普通的拉拉手接接吻真是弱爆了。

 

“问这个干嘛。”Dipper笑盈盈地看着小红帽软乎乎的脸,忍住了想要伸手,不,伸爪去戳一戳的想法,“想被我吃?”

“也许吧,我想。”小红帽咯咯地笑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这么想。

 

“那你想吧。”狼族少年转过身去指着一朵模样奇怪的花,然后把话题扯开了。

 

像天使一样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会忍心吃掉啊。

 

Dipper暗暗地对自己说。

 

……

 

快乐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在人类的认知里,善良人类女孩是没法永远跟凶残的大灰狼在一起玩的。 

小红帽的叔公们听说最近一段时间总是有人在森林里看到了疑似野生动物出没的痕迹——为了保护可爱的孙侄女,经过和镇上居民的商量,大家一致建议Stanford和Stanley雇一个英勇的猎人去除掉这头狼。

 

虽然暂时这危险的野生动物还没有伤害人,但大家都觉得留着是个祸患。况且小红帽要是去送食物就必须经过那片森林,要是那头狼突然兽性大发,她这种手无寸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打得过。

 

叔公们本来没想让小红帽知道这件事。然而很不巧,她偶然间不小心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一瞬间,巨大的愤怒夹杂着悲伤涌上心头,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一桶冰冷刺骨的水从头浇到脚。

 

他们要杀死狼先生吗!?

 

小红帽急急忙忙地穿上鞋便冲了出去,她甚至忘了戴上那顶她最喜欢的帽子。

 

找到Dipper的时候,对方正在帮一头前腿受伤的母鹿清理伤口,由于对食肉动物惧怕的本能,母鹿惊恐地用后蹄踢着他的手。

 

“你怎么来了,你的帽子呢……?先不说这个,你来得正好,快帮我按住她,再不清创,伤口就要化脓了。”

 

看着狼先生温暖的微笑,Mabel竟然莫名地很想流泪。

 

他究竟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呢?

 

“你快跑吧。”小红帽梗咽着张开双手飞奔过去抱住了他,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镇上的人已经发现你的存在了,他们要雇猎人来杀你!”

 

“你说什么?可是……为什么?”看着怀中小红帽泪眼汪汪的样子,Dipper突然感觉自己左胸口的位置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刺痛。

 

“你是狼,狼是食肉动物——这就是他们的理由,很可笑吧。”

 

小红帽抬起头,她的脸已经红成了一片。只见她嘴唇不停地蠕动着,眼圈有些红肿。她使劲地咬着自己脆弱的双唇,尽量不让泪水溢出来。可是那不听话的眼泪,还是先充满眼眶,然后又簌簌地流了下来。

 

听到小红帽的话,Dipper脸上的表情瞬间破碎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都努力地想要去融入人类的世界。他试着去做一头善良的狼,试着隐藏自己的獠牙和爪子,甚至……试着学习去爱。可是最终,迎接他的,只有冷冰冰的枪口和可以置他于死地的子弹吗?

 

他真愚蠢,竟然真的因为一点可笑的信念就向人类露出了自己最柔软的肚皮。

 

想到这儿,Dipper自嘲地笑了,他属于狼族的獠牙闪着青色的光芒。

 

此时此刻,他突然明白了族长当时为什么要在临走前对他说那一番警告的话——因为人类这种格外骄傲自满的生物,你如果不先一步杀掉他们,他们就会想反过来干掉你啊。

真是一群疯子。明明那么脆弱,却还费尽心思地想要爬到食物链的顶端。

Dipper当然见过那些威力巨大的猎枪——那些人类发明出来屠杀他们的武器,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他是一头血统纯正的野狼,难道就真的只能这么屈辱地死去吗?

 

此时此刻,在心里,他突然做了一个决定。

“Mabel,”他的嗓子有些沙哑,“你能明天戴着你的帽子来看我吗?一定要笑着,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好。”小红帽伸出手抱紧了她的狼先生,她知道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

 

按照承诺,第二天,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戴着那顶丝绒做的小红帽,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蹦蹦跳跳地跑去找她的狼先生,。

 

“你好啊,狼先生。”

 

像第一次见面一样,她冲他微笑。

 

大灰狼并没有回她以笑容,他看上去有些精神不振,狼族生来就漂亮无比的琥珀色眼瞳黯淡无光。

 

“小红帽……你想不想玩捉迷藏?”

 

“可是,你不是之前嫌那个游戏很幼稚吗?”小红帽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她的伙伴突然心血来潮要玩这个。

 

“你不愿意吗?”

 

Dipper的表情看上去很忧伤,他的眸子里闪耀着月亮一般清冷的光芒。

 

“怎么会?”小红帽不想让她的伙伴难过,“我很乐意!不如我去躲,然后你来找我吧?”

 

“没问题。”Dipper垂下眼睑,有些依依不舍地摸了摸她的头。女孩的发顶很柔软,摸上去手感好极了。

 

他看着她明亮的眼睛,像是下了很大的一个决心似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背过身去开始数数。

 

“100,99,98,97……”

 

耳边仿佛传来了秒针移动的“咔咔”声,他的声音有点颤抖。

 

小红帽向森林中跑去,她很快就听不到他的声音了。过了很久,她抬起头来,看到阳光像小精灵一样在树木间来回跳荡,美丽的鲜花在四周开放。

 

“也许我该摘一把花当礼物给狼先生,他一定会很开心的。”

 

想到这儿,小红帽有些悲伤地抹了一把眼泪。

 

这竟然是她能送给他的最后一个礼物了。

 

她多希望这个下午能长一点,再长一点。

 

她好想陪他玩遍之前没玩过的所有游戏;好想跟他去之前一直不敢去的岩洞里探险;好想再认认真真地听他教她一遍森林里蘑菇的名字……她好想好想亲口告诉他她真的好喜欢他——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了。

 

每采下一朵花,小红帽总觉得前面还有更美丽的花朵。她决定要把自己对他全部的不舍和爱意全部倾注在这捧花里面,她不停地向前走去,直到走进了林子深处……

 

“4,3,2,1,0。”

 

Dipper转过身,现在当然已经看不到小红帽的身影了,他伸出自己的手嗅了嗅,上面还残留着她的发香。

 

“永别了,人类女孩,跟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大灰狼默默地对着树桩磨了磨爪子——直到指尖尖锐如同泛着白光的刀刃。

 

他悲伤地磕上自己满含温柔的双眼。再睁开时,里面留下的,只有身为食肉动物的野蛮和残忍。

 

他转过身向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那条路通往的……正是Stanford的家。

 

这时的小红帽还在跑来跑去地采花。直到采了许多许多,她都拿不了,这才想起狼先生还在找她。

 

这也太久了吧,还没找到?究竟是有多蠢啊。

 

小红帽捂着嘴笑了,不过很快她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等等,有些不对劲。狼先生那么聪明,对森林的地形又那么熟悉,按理来说应该早就找到她了才对啊?

 

难道……?

 

小红帽在心里暗暗叫了一声“不好”,她丢下了手中好不容易才采到的花束,慌慌张张地森林外面跑去。

 

……

 

看到Grunkle Ford家的屋门敞开着,小红帽感到很害怕,她很清楚自己做事谨慎的叔公从来不会忘记关门。她小心翼翼地走进屋子,然而刚一进去就闻见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小红帽紧紧地捂着心口,她觉得自己身子一软,就快要站不住了。

 

墨菲定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一走进餐厅,她就看见了坐在桌子边舔爪子的Dipper——他那对美丽无双的眸子不再像往常一样清澈明亮,而是变得黯淡无光,就像是蒙了一层灰似的。小红帽觉得此时此刻的他就像一尊雾蒙蒙的雕像,给人一股毫无生气的感觉,这让她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不敢靠近。

 

过了半响,她微动嘴唇呼唤着他的名字。

 

“狼先生?”

 

小红帽深吸了一口气,她的眼睛向四处粗略地扫了扫,很快便看到了自己叔公正躺在地上、已经面目全非的尸体。她强忍住胃部的翻江倒海,颤抖地扶住了旁边已经被血液染成暗红色的墙壁。

 

“你……竟然吃了他?!你不是说你不吃人的吗!”

 

“…..Mabel?”

 

仿佛是从梦中惊醒,Dipper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他微微挺直了身体,从窗户外照射进来的一丝阳光拂去了少年脸上的尘埃。他褪去了脸上所有属于狼族对于杀戮的快感,露出了一丝专属于她的、可以接近的温柔。

 

“你怎么来了?”狼族少年有些惊讶,他认为她现在应该还在林子深处躲着才对。

 

“回答我,为什么要吃他!”小红帽的脸上浮出了一丝怒容。她愤怒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面前的这个人残忍地杀了自己的叔公,还因为他竟然说谎欺骗她,还想把她独自一人留在树林里。

 

“我没有吃他——我是说,我的确有这么想过,但还没做出行动!”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配合着没开灯的昏暗房间,还有源源不断地灌进Mabel鼻腔里的血腥味,此时的气氛显得异常的阴森恐怖。

 

说到这儿,Dipper的表情突然变得有点病态,他露出了颓废的笑容,不知何时已经变得血红的眸子在黑暗里一闪一闪,“嗨Mabel,我就快要完啦。而这……就是我的宿命,可悲吧,愚蠢吧?是不是让你快要笑掉大牙了?”

 

“我……”小红帽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但是声带却偏偏像是停止了振动似的,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任由眼泪在脸上肆意地流淌。

 

“想知道我为什么会产生吃掉你叔公的想法?Well,你不觉得嘛,作为高贵的狼族,我沦落至此也太可笑了。”不知何时,Dipper的脸上也挂满了泪水。眼睛里流淌着的,是无限的悲哀,他看着她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至少能让我在最后做一件象征着狼族骄傲的事情吧,哪怕,是一件也好。”他垂下骄傲的头颅看向自己沾满血迹的爪子,流露出了无可奈何的忧伤。

 

“你快走吧。”半晌,狼族少年别过头去,他梗咽着冒出了这句代表着自己真正心声的话,“我怕……我要是再多看你一眼,就会不舍得去赴死了。”

 

Dipper的这句话不偏不倚地刺进了小红帽心里最柔软的那一片区域,她紧紧地攥住了裙角,更加坚定了自己原来的想法。

 

“想抛下我独自离开这个世界吗?狼先生你未免也太狡猾了……”小红帽的嘴里发出了一声嗤笑,她迈开腿大步走向他。

 

“没有,我……”

 

Dipper话音未落,便感觉到自己的双唇被一片柔软给覆盖了。

 

小红帽一个箭步冲到了他面前,她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嘴唇。像是生怕对方溜走似的,她伸出手臂紧紧地圈住了他的肩膀。

 

两人的嘴唇彼此纠缠着,像任何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般,他们拥抱着对方,享受着仅存的最后一点温暖。Dipper把手指温柔地伸进Mabel柔软的长发,他贪婪地嗅着她的发香。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红帽按着他的肩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她的脸上竟然挂着格外从容的微笑。

 

“吃掉我吧。”

 

“你说什么?”Dipper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的少女。

 

“我说,你吃掉我吧。”Mabel笑着伸出一只手抚摸着他沾满血迹的脸庞。不愧是高贵的族群,即使是处于最窘迫的时候,他依旧俊秀逼人, “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不是吗?”

 

小红帽手上的动作很温柔,就好像是在安抚一只受惊的小兽似的——虽然面前的少年的确是只真正意义上的野兽。她的眼角挂着未干的泪痕,泪眼朦胧的样子更显得她美丽可人。

 

“可是……”

 

“没什么需要犹豫的。”小红帽一个侧身坐到了Dipper的大腿上,她深深地望进他美丽的眸子里,清楚地看见了里面愈来愈沸腾的食欲,“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不是吗?”

 

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那么我就满足你。

 

那属于你的,最后的骄傲。

 

她开心地笑了,脸上的表情从未那么灿烂过。

 

看着女孩的笑盈盈的眸子,狼族少年最终停止了挣扎。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一起......

 

“我明白了。”Dipper也笑了,他伸出一只手亲昵地搂住了她的腰,然后闭上眼睛对着小红帽的双唇重新吻了下去。

 

尖锐的牙齿狠狠地刺进了女孩柔软的唇瓣,浓稠的血液伴随着尖锐的疼痛随着脖颈缓缓流下。小红帽并没有发出哪怕是一丝不适的叫喊,她也轻轻地瞌上眼睛,脸上满是享受的表情。

 

“我爱你。我会做的很果断,让你不会感觉到一点点的疼痛。” 

Dipper满足地吮吸小红帽嘴唇上的鲜血,他微笑着伸出了沾满血迹的爪子,慢慢逼近她脆弱的喉咙。  

 

“我也爱你,狼先生。”她的语气很幸福。

 

隐约间,Mabel仿佛看见了通往圣洁花坛的红地毯。而自己,正穿着华丽的婚纱,她慢慢地向站在对面正冲自己微笑的、身穿白色西装的狼族少年走去。

 

……

 

Stanley焦躁不安地踱着步子,他在神秘小屋里从白天一直等到太阳落山。然而直到现在,他可爱的孙侄女——小红帽还是没有回来。终于,他感到有点儿慌了,于是立刻拿出手机联系前几天雇佣的猎人Wendy,他们拿着猎枪,慌慌张张地向Stanford的小屋赶去。

 

等他们气喘吁吁地赶到的时候,屋子里没有Stanford,也没有小红帽,他们只看见一个狼族少年泰然自若地坐在餐桌边。

 

暗红而又浓稠的血浆从他的嘴角缓缓流下。他此时正贪婪地嗅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而衣服的主人、那个活蹦乱跳的小女孩已经变成了地板上的一堆任人践踏的白骨,整座屋子里都飘荡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

在Stanley和Wendy看来,Dipper此时异常的镇定,仿佛是早已下定了要赴死的决心。他的大半张脸都隐藏在阴影之中,黑暗里只能看见两点红色的暗光一闪一闪。

他的身子意外地坐的很直,周身充斥着一股危险而又恐怖的气氛。恍惚间,Stanley仿佛看见了一个正坐在由斑斑尸骨堆积而成的皇座上的,高贵无比的狼族之王。

他揉了揉眼睛,面前只是一个瘦弱的灰狼少年罢了。

“该死的,小红帽那孩子和我兄弟在哪儿!”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Dipper的脑门,他微笑着抬起了头,血红的眸子里闪着兴奋的光亮。 

“哦,你说Mabel啊,她已经跟我永远在一起啦!” 

  
他指了指自己的胃部,满足地笑了,同时露出了沾满鲜血的獠牙。 

看到这一幕,Stanley感到了一阵反胃,他满脸恶心地扶着墙走到一边吐了起来。 

“咔哒”一声,Wendy手中的猎枪上了膛,Dipper仿佛看见拿着镰刀的死神正在不远处向他招手。

他褪去了脸上所有的代表着野兽的兽性,露出了跟任何一个他这个年纪的人类少年一模一样的灿烂笑容。 

“尽管开枪杀了我吧,主会祝福我们的。” 

既然无法在一起,那就吃掉你吧。 

撕开白嫩的皮肉,贪婪地吸干你香醇的血液,啃食着早已不再跳动的心脏,甚至连甜美的骨髓也毫不客气地统统胭入腹中。

上牙撞击着下牙,不停地咀嚼直到可爱的少女变成一堆光洁美丽的白骨。你的一部分已经变成了我的一部分,只有这个时候,我和你才真正地合为一体,永不分离。

这才是狼族的美学。 

“Bang——”的一声,Dipper没有闪躲,他闻声倒下,和他的爱人一同,带着最后的骄傲停止了呼吸。

 

……

好了,故事讲完了,这就是小红帽Mabel和大灰狼Dipper的故事。没有之后对狼的开膛破肚,也没有happy ending。

你问为什么?因为小红帽已经被吃掉了啊!已经没有啦,被胃酸消化啦!

什么?你说故事的结局太过残忍了? 

 

Well,我承认。那么请允许我教您一个道理,亲爱的Miss。血淋淋的事实,本来就没有童话里所写的那样美好。

FIN.

嗷嗷嗷嗷这篇改了无数次还希望大家喜欢!最后Dipper和Mabel都有点黑化了,我爱黑童话!!!!说起来脑洞是源于小时候看到的格林童话原著,我妈买给我的,里面满满全是黑!童!话!(咳咳)我无知的童年啊!(烟)